幼女破处

幼女破处

然因方中重用大黄,吐衄者皆不敢轻服,则良方竟见埋没矣。后愚问恣饮井泉水愈者数人,皆言彼时虽吐泻交作,脉微身凉,而心中则热而且渴,须臾难忍,惟恣饮凉水可稍解,饮后须臾复吐出,又须再饮,过半日凉水饮近一大水桶,热渴渐愈而吐泻亦止矣。

至若生姜之性虽热,而与凉药并用实又能散热。迨至瘀血渐积渐满,周身之血管皆为瘀血充塞,其回血管肤浅易见,遂呈紫色,且由呈紫色之处,而细纹旁达,初则两三处,浸至遍身皆是紫纹。

 平潭友人李健颐,着有《鼠疫新篇》一书,蒙赠一册。即或能识此病,亦多不能洞悉其病因,而施以相当之治法。

病因其人禀性暴烈,处境又多不顺,浸成此证。 西安县张××腿疼,其人身体强壮,三十未娶,两腿肿疼,胫骨处尤甚。

此等疔毒,若待其发出始为疗治,恒有不及治者矣。 胁下时时作疼,闻食味则欲呕吐,所以不能进食。

血已不行,渐红渐肿,微痛微热,结核如瘰,多见于颈胁腌膀大腿之间,亦见于手足头面腹背,尔时体虽不安,犹可支持,病尚浅也。 有时,觉心为热迫怔忡不宁。

Leave a Reply